欢迎来到高清电影下载站,免费为大家提供好看的高清电影下载地址!

2017最新电影下载 - 电影下载指南 - 交流QQ群:429054043 - 禁言QQ群:567077370 (同步发布最新资源)

当前位置: 高清电影下载 > 电视剧 > 柒个我下载介绍
柒个我

柒个我

立即下载

状态:全集更新时间:2018-01-11 22:11:00

地区:中国 上映年代:admin

柒个我影片介绍


支持欣欣电影,就马上扫红包


柒个我

导演: 邓科
编剧: 马赛克
主演: 张一山 / 蔡文静 / 张晓谦 / 高泰宇 / 范梦 / 张双利 / 王森 / 吴冕 / 李又麟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汉语普通话
首播: 2017-12-13(中国大陆)
集数: 34
单集片长: 45分钟
又名: 七个我 / 杀了我治愈我中国版 / Kill Me Heal Me中国版

柒个我的剧情简介 · · · · · ·

  《柒个我》由华策影视出品,邓科执导,张一山、蔡文静主演。讲述沈氏集团的继承者沈亦臻,因为某段缺失的童年记忆患上多重人格障碍,罕见的拥有七重人格,人生充满了坎坷和危险。善良的精神科女医生白欣欣阴错阳差的成为沈亦臻的秘密主治医生。沈亦臻在白欣欣的帮助下后慢慢治愈融合了多重人格。



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身体里,也许并非只有你自己。阳光灿烂的午后,沈亦臻躺在心理诊所柔软的沙发上,接受心理医生的问诊。他穿一件高领纯白色毛线衫,下身套九分休闲牛仔,白色运动鞋,微短的碎发,面容俊朗但略有憔悴。他尽量让自己放松下来,双手随意搭在抱枕上,一双漆黑的眸子此刻正无神的看着前方。沈亦臻告诉医生,他的身体里住着另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崔皓月,是一个性格十分危险的人,为人冷酷暴力,出手必然见血。值得庆幸的是,他只有在极端愤怒的时候才会出手,而且从不伤害女人和小孩。沈亦臻第一次发现他的存在,是几年前在一次义工的家访活动中,他无意撞破了一起残暴的虐童事件。酒气熏熏的父亲将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童打的遍体鳞伤,他冲上前制止,却同样被殴打,回到家后,崔皓月就苏醒了,他返回女童家中,残暴地将女童的父亲殴打致昏。但也就是从那以后,崔皓月就会不定期出现霸占沈亦臻的身体和时间,但沈亦臻却毫无记忆,所以他常常醒来后发现自己不知身处何方,做过何事。四年前,沈亦臻的主治医生皮特曾经确诊他患有DID(多重人格障碍),他瘦弱的身体里住着七重人格,他们分别是:主人格沈亦臻,暴力人格崔皓月,自由人格朱长江,忧郁人格莫晓俊,少女人格莫晓娜,神秘人格X先生,幼年人格星星。详细了解了沈亦臻的情况后,医生建议他继续接受长期治疗,否则随时有人格突变的危险,他也一直遵从医嘱,一直在美国接受治疗,直到2017年的这一天,他的好友常伯谦突然飞到他的别墅。常伯谦告诉沈亦臻,沈氏集团董事长也就是他奶奶希望他尽快回国,沈亦臻却认为自己的病情还没有完全治愈,恐怕瞒不住奶奶和妈妈。他告诉常伯谦,现在这个有精神问题的自己绝不能贸然回国,但突然有一天他醒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坐在飞往上海的飞机上,看到手机里的视频他才知道,原来,这又是崔皓月擅自做的决定。白欣欣是上海市某医院精神科第一年实习医生,她的双胞胎哥哥白向荣是一名从未对外界公开过长相、性别以及真实姓名的颇具神秘感的推理小说作家马赛克。为了推脱编辑和粉丝的追逐,白向荣经常将家人尤其是妹妹白欣欣推出去顶包,白欣欣经常不堪其扰。这一次,白欣欣又收到一个狂热粉丝一早上的夺命连环call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她冲到机场想要找白向荣要个说法,谁知白向荣一直躲在沈亦臻身后,两人围绕着沈亦臻打打闹闹,知道白欣欣冲到人群想要大声公布白向荣的作家身份,白向荣才冲上去捂住她的嘴一边道歉说自己妹妹有精神病,一边将她拖走了。受到这个小插曲的干扰,原本想要立即飞回纽约的沈亦臻也被奶奶派来的手下逮到,只好跟着他们回到了别墅。沈亦臻回到沈家的豪华别墅,心中十分复杂。十年前,沈氏集团董事长与儿媳意外车祸双双身亡,父亲沈淳接任沈氏集团董事长一职没过多久,家中发生意外火灾,父亲伤情严重生死未卜,唯有自己被意外救出。自那以后,他就出国留学多年,没想到现在还是回来了。沈亦臻上楼找奶奶的时候,意外听到母亲和奶奶正在为父亲发生争执,原来,奶奶一直将火灾后重病的父亲到处隐藏,不让母亲与他见面。见到多年未见的孙子沈亦臻,沈奶奶的情绪也并未好转,反而指责他回国的条件竟然是相要当沈氏集团的董事,胃口也太大了。沈亦臻知道这又是崔皓月的杰作,却也只能尴尬地默认了,最终,沈奶奶将他安排在双诚娱乐公司当副总经理,而且同意他搬出沈宅独立生活。很快,常伯谦给沈亦臻安排了新的住所,一如既往的豪华奢侈。简单介绍完环境,常伯谦问沈亦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沈亦臻感叹这一切都是崔皓月的安排,恐怕接下来他想要再回美国治疗就难了。常伯谦只好安慰沈亦臻自己会全力支持他的,临走的时候,沈亦臻让常伯谦帮自己寻找曾经帮自己治疗过的关必康医生,他对多重人格的研究十分资深。沈亦臻的堂哥沈栋杰打电话约沈亦臻明天见面喝酒,沈亦臻来不及拒绝他就挂断了电话,常伯谦见状,连忙说沈栋杰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提醒沈亦臻注意保密自己的病情。白欣欣负责的病人许莉又逃跑了,她只好求助哥哥白向荣想利用手机定位找到她,谁知许莉竟然将手机粘在了床底,但她百密一疏的是,她的手机里有一条人间天堂酒吧的广告,白欣欣决心去酒吧找她。另一边,沈亦臻根据沈栋杰发来的地址到了人间天堂酒吧,常伯谦一再提醒他不要喝酒,避免病情发作。到了包厢,沈亦臻发现,表哥口中很难邀请到的新任美女艺术总监竟然是自己的初恋女友苏婉妍。看到舞池里苏婉妍和沈栋杰亲密的样子,沈亦臻十分难过,正好这时,逃离病房来到酒吧的许莉过来搭讪,她递给沈亦臻白欣欣的名片,正要再详说却发现白欣欣正在楼下舞池里找自己,她连忙谎称白欣欣是逃出院的病人,拜托沈亦臻帮忙抓住她。沈亦臻认出白欣欣就是上午飞机场里被自己哥哥称有精神病的女人,他不由信以为真。

第2集

  虽然对崔皓月的表白十分激动,但白欣欣对于这个才第二次见面的人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一群戴着头盔手持木棒骑着摩托的人围了过来,为首的正是那个在洗手间被崔皓月抢了衣服的男人。男人凶神恶煞的让崔皓月将衣服脱下来还给自己,崔皓月却没有半分害怕,而是走到白欣欣身前挡住她。白欣欣看到情况严重,想要上前打圆场,谁知崔皓月冷冷地说这绝不可能,还说自己陪他们玩玩。随后,一场血腥暴力的单方面碾压战斗后,崔皓月依然狂拽酷炫吊炸天地站在那里,反倒是找麻烦的那群人倒了一地,白欣欣看着满身伤痕走向自己的男人,又惊讶又害怕。崔皓月告诉白欣欣是她将自己叫出来的,白欣欣看着他步步逼近不由心慌意乱地问两人之前是否认识,崔皓月却邪魅的说现在认识也不迟。这一系列举动引得围观的群众起哄尖叫起来。白欣欣艰难地说自己最讨厌面瘫男,暴力男这一类型,崔皓月却坚持只要自己喜欢她就行,他让白欣欣陪自己玩一会,白欣欣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哄骗他转身的时候趁机逃跑了,谁知,崔皓月却骑着摩托一路追到了医院。白欣欣见崔皓月还跟着自己不放有些生气,崔皓月却无奈的说自己和她不一样,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出来,所以想抓紧时间和白欣欣在一起。白欣欣不理解他的意思,不断猜测他的身份,崔皓月不知如何说只是想让她上车跟自己走,白欣欣生气的推开他,却无意看到崔皓月的额头流血了,她心有不忍,只好拉他进去包扎。包扎的时候白欣欣让崔皓月将衣服脱了,谁知他竟然直接将上身衣服脱了个精光,露出精瘦的身材,见他还想继续脱裤子,白欣欣连忙尖叫着制止了他。门外的医生护士听到里面大呼小叫的动静,纷纷围在门口听八卦。崔皓月得知白欣欣是精神科医生,不由感叹两人之间是不该有的孽缘,白欣欣有些难过还是强作镇定地说他总算醒悟了。随即,崔皓月抢过了白欣欣的电话,将自己的电话号码输入进去,让她一辈子都记住自己这个名字。白欣欣不理解他的意思,还以为他是在说笑,只好解释说自己真的不喜欢他这个类型。崔皓月严肃地告诉白欣欣,如果有一天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出现,那个人绝不是自己,只有她眼前的,现在这样的自己才是真正的他。崔皓月一再强调让白欣欣不要忘记自己的眼神,白欣欣红着脸十分尴尬地逃走了。医院里,崔皓月一直跟着白欣欣,白欣欣兴奋的像只小鸟,连走路都欢快起来。这时,她看到了刘医生,刘医生十分严肃,他毫不留情的批评她将病人看丢的失责行为,还告诫她这段时间都别想休息了。这一幕都被一旁的崔皓月看在眼里,他一把拉住刘医生单手掐住他的脖子,凶狠的问他是不是找死。刘医生惊吓过度,连忙让白欣欣赶紧跟崔皓月出去约会。崔皓月得意极了,这时,电话响了,常伯谦告诉他自己找到关必康医生了,他就在普安医院。崔皓月听到这个消息,决定上门去找关必康。关必康正在办公室研究性格突变,看到沈亦臻进来,他热情地上前打招呼,但很快,他就发现眼前的人竟然是崔皓月。崔皓月将关必康的办公室弄得一塌糊涂,他将关必康手脚都捆绑起来,狠狠地给了他一棍。他让关必康转告沈亦臻不要妄想干涉,甚至消灭其它人格。关必康忍不住反问如果沈亦臻不同意呢,崔皓月立刻凶恶的说那就要关必康出马想办法让沈亦臻永远沉睡。关必康想要拒绝了,崔皓月毫不留情拿起绳子就往他脖子上面勒,关必康忍不住反驳说沈亦臻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崔皓月只是他大脑防御机制造出来的交替人格而已,崔皓月更愤怒了,他警告关必康不要再妄想给沈亦臻做人格融合治疗,否则他就让莫晓俊自杀。由于情绪越来越激动,崔皓月的头越来越痛,终于在最后关头昏了过去,随即,沈亦臻回来了。他看见被绳子勒着的关必康十分惊讶,连忙给他松绑。关必康这才告诉他,刚才崔皓月又出来了。休息了一会,关必康提醒沈亦臻要注意身体里那个十七岁少年的人格,莫晓俊,而且他发现崔皓月正在变强,可能是他遇到了自己的初恋,所以他迫切想要除掉沈亦臻,成为这具身体的主人。沈亦臻想着关必康的话懵懵懂懂地走出医院,他怀疑崔皓月的初恋会不会就是关婉妍。另一边,精心打扮好的白欣欣正在医院门口等崔皓月,谁知,沈亦臻却打着电话,旁若无人地从她身边经过了。她忍无可忍地叫住他,还特意撩开头发让他看清楚自己的脸,谁知道沈亦臻居然问自己是谁?白欣欣以为崔皓月是在和自己玩欲擒故纵的游戏,沈亦臻却想起她就是那个精神病患者,两人路唇不对马嘴地说了半天,沈亦臻留下一堆安慰的话就匆匆离开了,留下白欣欣站在原地惊觉自己是被甩了。沈亦臻一心以为崔皓月的目标是关婉妍,走出医院看到常伯谦的车停在外面,他匆匆开着他的车到了关婉妍家里,谁知她一直不接电话是在跟沈栋杰喝红酒约会,他只好落寞的离开了。开车回家的时候,沈亦臻一直回想着晚上的事情,忍不住情绪崩溃在路边哭了起来,这种绝望,痛苦的感觉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誓不管任何人只要敢碰自己在乎的人,他一定不会放过他,哪怕付出死亡的代价。

第3集

  崔皓月因为找到初恋决心让沈亦臻沉睡,而沈亦臻为了守护自己在乎的人决心正面与身体的人格们对抗。他在家里,健身房等各个地方安装了严密的监控系统,一旦其它人格出现就可以及时发现,他还拜托常伯谦帮自己找一位能守住秘密的主治医师。白欣欣撩汉后继而被甩的消息迅速在医院传开,面对众人指指点点的目光,白欣欣既无奈又愤怒。这时,值班小护士将崔皓月换下的皮夹克拿给她,她愤怒地将衣服丢进垃圾桶,却又因为它是意大利生产,捏着鼻子捡了回来。放假回家的时候,白欣欣想将皮夹克拿去跳蚤市场换钱,谁知父亲发现后竟然穿着不肯脱下来,她只好无奈地进房间了。上楼叫哥哥吃饭的时候,白欣欣无意发现书柜后神神秘秘的贴了一些照片,她好奇地想去看,及时被白向荣发现制止了,原来,那后面竟然是沈亦臻的照片。晚饭后,兄妹俩在草坪荡秋千聊天,白欣欣从母亲那里得知白向荣因为写作代入感太强,竟然夜夜被噩梦惊醒。身为精神科医师的她不由劝哥哥要分清现实和虚拟世界,白向荣辩解说自己能够分清楚不同身份的自己,而且多重人格比双胞胎有意思多了。白欣欣这才想起崔皓月对自己说的话,以及后来遇到沈亦臻的场景,她不由问白向荣人格分裂真的那么有意思嘛?白向荣告诉她那只是一种伪装的自我防御意识。在沈亦臻的刻意保持下,他的多重人格逐渐趋于稳定,常伯谦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高兴,只要沈亦臻能够一直稳定下去,董事会就可以顺利进行了。这一天,沈亦臻跟随奶奶去开董事会,两人在电梯碰到了堂叔,两人寒暄了几句,堂叔质疑让沈亦臻去双诚娱乐会不会压力太大,奶奶却认为沈栋杰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沈亦臻绝对没有问题。下了电梯,沈亦臻在自己的新办公室参观,沈栋杰却一阵风一样走了进来,他挑衅说三个月的股东大会就要定下新董事长,到时候董事们可不会因为沈亦臻的身份而投他的票。沈亦臻听出他话里话外的火药味, 只好强笑说一切没有那么夸张。但两人都知道,从沈亦臻正式进入沈氏集团工作的那一刻起,两人之间的董事长夺位之战就已经正式开始了。白欣欣从家里刚回来突然被几个年轻人拉上车绑架了,绑匪就是前几天和崔皓月打架被他抢走皮夹克的那伙人。沈亦臻接到白欣欣的电话听到是找崔皓月的十分惊讶,绑匪手下质问他夹克的下落让他原封不动归还,否则就要将他的女朋友白欣欣撕票,沈亦臻又急又怒,连忙回家去找皮夹克了。常伯谦不明天沈亦臻在做什么,他提醒沈亦臻一定要准时参加今天的董事会,其余的问题报警解决就好了。这时,情急之下沈亦臻只好要求常伯谦打自己一拳将崔皓月叫出来,让他自己去解决问题。常伯谦无奈之下只好照做,他用力一拳将沈亦臻打倒在地,谁知道醒来的不是崔皓月,而是自由人格朱长江。朱长江一醒来就翻箱倒柜地找自己的衣服,常伯谦无奈极了,他提醒朱长江先顾全大局去参加董事会,甚至他连演讲稿都准备好了。但是朱长江却不想浪费时间,他要的只有自由。这时,朱长江接到绑匪的电话提醒他下午一点准时到城东破旧仓库,白欣欣使劲出声想要说皮夹克在自己手里,无奈她的嘴巴被胶带封住,只好等崔皓月过来救自己。朱长江听到绑匪拿一个女人的生命威胁自己十分愤怒,他决心去教训那帮家伙。到了城东破旧仓库,朱长江身穿牛仔服,骑着高头骏马英姿飒爽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所有绑匪都惊呆了。这时,一个小丑扮相的人冲进来讲一个行李箱递给朱长江,说是演出需要就将马牵走了,朱长江十分尴尬,众人不由哈哈大笑,嘲笑他也就是个样子货。朱长江被激怒了,他掏出两把长管枪砰砰砰射出几十枚飞镖,然后又掏出两个自制炸弹,所有人都吓得屏住了呼吸,他拿着炸弹对众人说教,这时一个小喽啰拿着木棒在他身后想要偷袭,朱长江一时不慎将炸弹掉在地上,大家吓得连忙趴在地上,却听到倒计时结束后没有传来爆炸声,而是“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的录音,虚惊一场的众人冲上前将他通揍了一顿,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朱长江身上的定位装置已经将信息传给了常伯谦,他正在快速开车向那里驶去。绑匪们将朱长江绑起来,老大以为他之前的举动是想要拖延时间,给了他两耳光,又狠狠揍了他一拳。 喽啰们讨论说朱长江是不是吃了夹克里的药,他这次的表现跟上次简直判若两人,一旁的白欣欣这才知道他们索要皮夹克的原因。这时,白向荣发了一张自己穿皮夹克的照片给白欣欣,还问她自己帅不帅,绑匪这才知道皮夹克根本不在朱长江身上。绑匪让白欣欣打电话给白向荣,得知他在家里和朋友们聚餐后,她灵机一动,夸白向荣写的小说第三章开头十分精彩,白向荣很快发现了异常。另一边,董事会已经照常开始了,所有人都到场了只有沈亦臻的位置是空的。常伯谦突然冲进办公室说有急事要禀告董事长,他递给董事长一张纸条,说明沈亦臻因为急事可能不能来参加董事会了。董事长平静地告诉众人沈亦臻因为在路上出了事故需要出线先去医院,她将沈亦臻的发言调到了会议最后。

第4集

  绑匪得知皮夹克的下落后立刻赶去了白向荣家里,只留下一个人看住白欣欣和朱长江。谁知这是朱长江因为被殴打晕厥了过去,白欣欣这才发现三次看到的崔皓月眼神,语气,举止全都不一样。留守的喽啰无聊时看到朱长江的炸弹气愤的将它丢到了地上,谁料却无意间启动了炸弹。不知道过了多久,沈亦臻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凳子上,看到身上的牛仔装扮他很快意识到常伯谦召唤出来的可能不是崔皓月而是朱长江。沈亦臻发现白欣欣也被绑在不远处的凳子上疑惑地看着自己,他只好解释说自己喝醉或者太激动就会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白欣欣将崔皓月对自己说的话对沈亦臻重复,追问他的名字,沈亦臻只好逃避说逃命要紧。炸弹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两人使计打昏了看门的小喽啰,谁知小喽啰是装昏,他劫持了白欣欣让两人赶紧滚回去。沈亦臻看到旁边不断跳动数字的炸弹,连忙捡起来威胁小喽啰放开白欣欣不然就同归于尽,小喽啰信以为真连忙丢下两人逃跑了,还好,在最后爆炸的瞬间,沈亦臻和白欣欣飞扑出门外才捡了一条命。另一边,老大带着手下一帮人赶到白向荣的家里,果然,白家一堆人正围在一起吃火锅聚餐。老大进门就让白向荣赶紧滚出来,叫了两声,白向荣真的拿着皮夹克大摇大摆的出来了,下一刻,他就直接将夹克里面的毒品掏了出来,随机,一旁聚餐的人抓住了老大,原来,他们都是接到情报的警察。白向荣见绑匪们都被抓起来,才着急的追问白欣欣的下落。沈亦臻醒来后发现白欣欣倒在自己身边昏迷不醒,仓库里到处着火还不时发出爆炸声,情急之下,他只好将白欣欣绑在自己身上骑着摩托车冲出了仓库。白欣欣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灰头土脸的沈亦臻,沈亦臻向她道歉,说是因为遇到自己才如此倒霉。等她再睁眼,就看到了哥哥白向荣。兄妹俩不由感叹还好彼此心有灵犀,否则就真的危险了。沈亦臻逃出生天后和常伯谦碰头才确定刚才唤出来的人格是朱长江,两人火急火燎地赶去公司,但还是没能赶上董事会。堂叔开始阴阳怪气地说着风凉话,董事长也无可奈何,这时,沈亦臻西装革履的出现了。他礼貌地向众人鞠躬道歉,说明自己是因为出了交通事故这样不可抗力的变数才迟到了,他的身份是不可抗力,他当上副董事长也是对于众人的不可抗力,但从今以后他会以不变应万变,当好这个副董事长。这时,他身旁的沈栋杰才发现他的手还在流血,但是,他精彩的演讲还是博得了众人的掌声。到了董事长办公室,一直强作镇定地奶奶终于爆发了。她指责沈亦臻到沈氏集团的第一天就做出迟到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他的行为不是对不起自己,而是对不起拼尽一切将他从火里救出的父亲。奶奶告诉沈亦臻,他必须将沈氏集团看住,直到他父亲醒来。不管怎么样,这一天总算是过去了。沈亦臻自己处理了身上的伤口,还向常伯谦打听了白欣欣的状况。常伯谦担心白欣欣会拿这件事要挟沈亦臻,沈亦臻却说白欣欣不像是这样的人,而且她和自己一样也患有精神疾病。沈亦臻委托常伯谦全权处理白欣欣的事情,因为短期内他不方便和她再见了。白欣欣出去买饮料,回来的时候发现病房里全是浪漫的气球,桌上还摆着鲜花和卡片。她以为是崔皓月的安排,心中又惊又喜。常伯谦去找关必康医生让他推荐以为秘密的医生协助沈亦臻治疗,这时,白欣欣却穿着病号服闯了进来。关医生告诉常伯谦白欣欣不是病人,而是他手下的医生,在精神科已经工作三年了。常伯谦回去后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沈亦臻,沈亦臻疑心白欣欣是崔皓月派来干扰自己的,他决定立刻去找她。白欣欣和关医生讨论沈亦臻的病情,她认为沈亦臻的状况不是普通的精神分裂,而是有了分离的症状了,她就见过沈亦臻,崔皓月,和朱长江三个人格。关医生将沈亦臻的情况告诉了白欣欣,但遗憾的是他始终没有机会认识他全部人格。白欣欣追问沈亦臻引发多重人格的原因,关医生却说沈亦臻丢失了七岁到八岁的全部记忆,他用尽办法也无法唤回他的记忆,而且他要隐瞒的对象,就是他的家人。白欣欣这才知道这些年沈亦臻一直是孤军奋战,无人理解,她决心帮助沈亦臻。白欣欣又逮到了准备出逃的许莉,在追逐的过程中许莉险些撞到沈亦臻的车,还好白欣欣及时将她推开了。沈亦臻看着护士门将许莉拖走,终于相信白欣欣才是医生。白欣欣一眼就认出眼前的人不是崔皓月,她再次追问他的姓名,他这才说自己是沈亦臻。白欣欣得知沈亦臻是自己处理的伤口十分惊讶,沈亦臻只好承认说自己已经习惯了受伤。两人在医院门口聊天,眼尖地医生护士们纷纷过去看热闹。沈亦臻直言自己是有事情想要找白欣欣,却突然看到医院的人都在门口围观他们,还给白欣欣加油打气。沈亦臻十分不解,白欣欣于是将自己的烦恼告诉了他,并请求他为自己澄清。两人找到医院里专听八卦的范医生,朱护士,叶医生等人,在他们面前假装情侣秀恩爱,澄清白欣欣被甩的流言。

第5集

  在医院同事面前秀完一圈恩爱后,沈亦臻和白欣欣找到了上次被崔皓月威胁过的刘医生。刘医生看到沈亦臻吓得马上就跑,沈亦臻只好追了上去,一直追到办公室里,刘医生退无可退,质问他到底想干什么。沈亦臻却来了个九十度鞠躬,为自己以前的行为道歉。白欣欣在门外看到沈亦臻为了崔皓月做的错事道歉,她不由想到了关医生的话,这些年来沈亦臻一直在为体内的各个人格闯下的错事收拾烂摊子,承担着这些本与他无关的指责和误会。流言澄清后,白欣欣一身轻松,她连连向沈亦臻道谢,沈亦臻却说这本来就是自己的错。白欣欣又问沈亦臻之前想问自己什么事情,沈亦臻才坦诚说,他想知道之前崔皓月有没有拜托她做什么事情?他想确定崔皓月究竟是不是为了向消灭自己才主动接近白欣欣。白欣欣却恍然大悟的说之前崔皓月曾经让自己陪他玩,而且很奇怪的是他很听自己的话。沈亦臻又追问白欣欣,崔皓月有没有让她做一些与职业相关的事情,白欣欣却否定了,还说崔皓月很嫌弃自己的职业。如果不是为了医生的身份,崔皓月为什么要接近白欣欣呢?沈亦臻百思不得其解,他抓住白欣欣让她确认在酒吧是不是第一次见崔皓月,也许是情绪太激动,他突然看到了崔皓月出现在自己身边,还对自己说,是自己在很久以前把他叫出来的。这种从未出现的状况让沈亦臻十分惊慌。他拉住要去拿镇静剂的白欣欣,让她一定要与自己保持距离,一旦发现自己要接近她就要远远地躲开,而从这一刻起,他下定决心再也不会与白欣欣见面了。白欣欣没有答应沈亦臻,她反问他是不是每次他都是这样推开别人的,说罢她就跑去拿镇静剂了。头疼欲裂的沈亦臻疼得在地上翻滚,无数个自己在眼前晃动,他知道,自己又要分裂了。等到白欣欣匆匆忙忙地赶回来,沈亦臻已经开车离开了。白欣欣打电话追问他为什么不等自己回来,沈亦臻却冷冷的告诉她自己不需要朋友,让她以后也不要再联系自己了。第二天,白欣欣接到了常伯谦的电话,常伯谦告知她从昨天开始,他就再也联系不到沈亦臻,两人的谈话被沈栋杰无意间听到了,还好常伯谦借口沈亦臻去参加外出会议将他打发了。白欣欣担心沈亦臻特意去找关医生了解他的病情,关医生听到她的描述认为沈亦臻很可能出现在共在意识,也就是在意识还没完全交替的情况时,他就出现了人格交替,而之前这种情况从未出现过,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交替人格很可能会消灭主人格,但这种情况的出现,在某一方面对人格融合也是有利的。从办公室出来后,白欣欣非常担心沈亦臻,她发信息鼓励沈亦臻要坚强,一定不要失去自己的意识。而此时的沈亦臻正陷入一个迷幻的梦里,醒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古老的酒窖里,地板上用稚嫩的粉笔画着一只可爱的小熊,还写着,I'm 星星。出来的时候,沈亦臻听到手机里白欣欣的留言,这时苏婉妍打电话过来了,他想了想,还是没有接。随即,他联系了常伯谦,告知他自己今天不回公司了,常伯谦追问他到底怎么了,沈亦臻才犹豫地说自己现在的状态很危险,因为他亲眼目睹了一个新的人格——星星的出现。关医生得知这件事后十分惊讶,他让沈亦臻赶紧到医院来,沈亦臻的情绪却越来越激动,他觉得自己出现了精神分裂,甚至担忧自己可能会变成一个疯子。回到家,沈亦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发现里面的人竟然是崔皓月。崔皓月警告他不要妄想去找回那段失去的记忆,因为那是他不能承受的痛苦,也正是因为他的懦弱,才需要崔皓月的出现去替他承受这一切。沈亦臻几乎要被这种感觉折磨疯了,他坐在镜子面前捂着头却始终想不起那段记忆。突然,他发现自己成为了被困住的那一个,崔皓月控制了他的身体,他告诉沈亦臻,从今以后这具身体的主人是自己,而且是他先找到的白欣欣。白欣欣将手机里崔皓月的电话改成了沈亦臻,这时,她突然收到了沈亦臻的信息约她在医院门口见面,她兴高采烈的跑过去,才发现来的人竟然是崔皓月。崔皓月说自己只是想要确认她还是不是自己的女人,随即,他拉着白欣欣跑出了医院。崔皓月告诉白欣欣也许以后沈亦臻的时间会完全属于自己,白欣欣立刻想到关医生的话,如果崔皓月继续强大下去,也许有一天沈亦臻真的会消失。崔皓月将白欣欣拉上了跑车,路上白欣欣试图和关医生联系,但手机被崔皓月扔出了窗外。另一边,得知白欣欣可能被崔皓月绑架,关医生提议报警,但常伯谦却考虑到沈氏集团的名誉不同意。车子停下后,崔皓月让白欣欣选择,是要沈亦臻还是崔皓月,白欣欣莫名其妙,她直言两人是同一人不存在选择,转身欲走,但崔皓月却说只要她离开,沈亦臻就会死。

请手动复制下载地址:

×